飛鳥不識明日香

争取不换ID了

荒城.四(叶皓ABO)

人物私设多 OOC 慎入

借用部分原作背景 但是时间线和事件应该都是混乱的 请不用花时间考据

穿越和ABO的部分都有很多私设 请勿深究

ABO设定男性O有女/子/器/官 雷点慎入

一句话就是私设雷点很多 如果看了自己生气也不要来要求我删TAG或者谈人生 谢谢

不黑任何人 人设出于自己对人物的理解和某些特质的扩大

题目来自于一位不愿意透露lofter账号的朋友 在此特别鸣谢她XD






刘皓的发情期毫无征兆的开始了。作为一个宅男他能知道什么是ABO,然而不代表他能把女孩子们幻想中的爱恨情仇看完,再说实际发生的和她们凭空想象的肯定不一样,她们如果能将一个生活中没有的东西假设到和平行世界里的真实存在一模一样,那才是骇人听闻。


没见过猪走路,却要开始吃猪肉了。刘皓一开始也不确定自己身上这些变化是那个他连名字也不愿意去提的生理周期,那什么什么他从前只在生物书和动物类纪录片有幸一听,从没设身处地想有朝一日,一个有自主意识的高级智慧的人类也能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多少也明白ABO在创作中的便利是可以理所当然的让两个人发展亲密的肉体关系,甚至是不可能孕育后代的同性也顺理成章的生下孩子,兜兜转转都绕不过那个主题,小姑娘们看见ABO时会心一笑大概也能摸清楚文章大体走向,不按常规出牌嘴里淡出个鸟来那些打着ABO旗号的,干脆被戏谑为耍流氓。


无非就是一旦开始就好似中了X药,尽显痴态天雷地火,不和另一位主角做到神志不清精尽人亡决不罢休。官能小说和漫画嘛,来去套路如此,刘皓血气方刚的时候也和同学朋友交换过网址和番号,明白看客的心思,也不一定是变态,单单就是找个刺激。小时候有过青春期的骚动,没办法缓解,也兴致勃勃找了不少东西来看,对当红的经典的画手和女忧也能如数家珍,后来年纪慢慢大了过了那段青涩时光,对身体和头脑的管理都更上一层楼之后,也不是说彻底告别了这些,他也没到清心寡欲的地步,只是口味选择就趋于正常了,过于猎奇和火爆的一看就假,看着只会觉得好笑,带来之后更加怅然若失的空虚。


刘皓害怕过自己是不是会变成满足小部分人要求那种片子里面的主角,他完全不想像个花痴一样求别人上他,或者说他从来也没有这个念头有一天会被别人上。现在不但要颠覆认知努力向前,还一鼓作气奋勇争先,一来就是妖艳贱货的定位。


躺在床上抓着被角不停的发抖,等待着临时抱佛脚看到说的更加波涛汹涌的欲念来临。他已经开始发热眩晕并且有点神志不清,一下子想到训练营时候无足轻重早就遗失在记忆长河中的小片段,一下子闪过父母没什么重点的日常唠叨,一下子又是那个世界里自己比赛的画面,凡所应有无所不有,身下的躁动倒不是最难熬的,并没有漫画和影片中的夸张,只是涓涓细流一样蚕食刘皓目前已经足够混乱的理智。他觉得难受的是心理,苦闷孤独不知所措,仿佛考虑了很多事情,又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千头万绪也抓不住哪怕一点,自己这种状态要多久更是不知道,然而还是明白这只是一个过程,隔三差五回光返照一般给自己一点安慰说睡吧睡吧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根本睡不着又醒不过来,黑暗的甚至于绝望的,不知所起大肆叫嚣。


刘皓想要去抚慰自己的身体,他产生疯狂念头,只要不继续被这些无可名状的阴暗湮没,他愿意去触碰那块除了洗澡草草打理之外再也不想面对的区域。偏偏连这些力气也没有,只能躺着滚着,无所事事半梦半醒饱受煎熬。


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和别人写的,吸引谁来滚个床单一拍两散各得其所。


是几点了刘皓也无法判断,折磨让他失去了时间意识,觉得自己被祸害了天长地久,挣扎着抓过手机也不过和叶修分开一个多小时。叶修叶修叶修,为什么又是这个名字,明明都已经毫无关联了,为什么又好死不死搞什么穿越重生再狭路相逢一次?刘皓想按按太阳穴让头不要那么痛,却缓解不了脑袋要爆炸的痛苦,双腿间湿滑成一片已经来不及去尴尬去羞耻,刘皓只想快点快点天亮,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洗澡换衣服好好睡一觉,至于什么叶修什么嘉世什么荣耀,他都不想了。


“你的抑制剂在哪里?”模模糊糊间听见梦中人的声音,那个人在梦里也是对他似笑非笑眼光都没在他身上聚焦,一次又一次数落他不够专注,差点就是个逃不开的梦靥。忽然说出了不一样的台词,用了不同的语调,刘皓梦中的梦中要醒醒不来,只觉得有趣了一点点。


“我问你,你的抑制剂到底在哪里?”感觉整个人被外力转了个身,那把声音似乎更加低沉急切了一点,“说话。”


“我怎么知道。”抑制剂是什么鬼东西,清醒的刘皓没来得及关注,状态不佳的刘皓就更加云里雾里。他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近年来忽然流行起来的文玩手串的味道,也在某些家具上面闻到过,清幽温雅,多少让他缓解了一丝丝焦躁,无意识就往声源、发出气味那个人身上靠近一点。


对方说了些上面刘皓辨别不了,在一阵翻箱倒柜之后那人端来温水喂他吃了些药,之后被刘皓赖着箍着腰不放。头痛在这样的香气中有所缓解,心中的负面情绪也慢慢平息,就是身下骚动叫嚣更厉害,而在头上心上的难受对比之下又不值一提,他舒服多了,自然不舍得错过这个灵丹妙药。


“你好好睡吧。”这句话刘皓是听得清清楚楚,也莫名其妙。和叶修的声音像了个十成十,而叶修怎么会对他这样温柔娇宠,若不是他还迷糊着大概会嘲笑自己得了失心疯,居然对叶修抱有这种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绮念。而落到脸颊上的抚摸和太阳穴边轻柔的按摩都是真实可感的,刘皓又有的没的浆糊一般过了一遍兀自惊恐又平静了一圈,终于睡下去。


再醒过来如愿以偿天大亮,昨晚的各种荒诞也一扫而光,若不是下半身和床单太过于惨烈,刘皓会怀疑这是南柯一梦从未发生。


手脚乏力到下床的时候几乎站不起来,挣扎着去冲了个热水澡直至皮肤发红才罢休,恍然一抬头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仿佛经历了柔光去瑕疵等一系列美颜处理,整个人水灵得很娇弱,见鬼一样擦干穿衣吹头发。


错过了早餐,上午的训练也迟到,然而进训练室的时候其他人对他的违规置若罔闻,就连严格要求的叶修也若无其事继续手边的工作。刘皓忽然福至心灵,或许这就是ABO世界的心照不宣,其他性别的人把OMEGA保护起来给他们在特殊时间的方便。这般的习以为常,让刘皓不得不再次身体力行什么是所谓的ABO。


想要努力训练却失误不断,脑子里横七竖八乱成一锅粥,哪里都是不舒服,情绪也很起伏,刘皓干脆觉得要不是自己从另个世界来,还保持着某些不值一提的节操,以他现在莫名其妙就伤春悲秋的心情,可能随时能对显示器大哭一场。


“刘皓,你出来一下。”又是叶修一语惊醒梦中人,他从来都是等训练或者比赛结束后才就刘皓的表现列出个一二三四五六七,这还是第一次打断训练要求对方单独出列加以训导,如此认知让刘皓又恍惚了起来,只得手忙脚乱保存了结果跟出去。


“你今天又没吃抑制剂?”叶修和刘皓隔出至少一米的距离,询问的态度很正大光明。


刘皓已经知道什么是抑制剂了,可是他之前选择性眼瞎没去准备,妄想自己有主角光环护体,结果被来势汹汹的发情期弄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对不起,这次有点突然,忘了。”


“我给你找出来放在你的床头柜了,用小药盒分装好了每天的量,你没注意到吗?”


刘皓忍不住抬起头看他,原本不管怎么样,被叶修点名出来教育就是无论如何先道歉,千错万错我的错,这个法则屡试不爽,叶修不论接受与否至少也不会继续和他啰嗦,今天这种气氛太微妙,刘皓不确定其他家队长是不是也要亲力亲为去帮队员解决类似生理期的私人问题。


面对沉默叶修再接再厉。“你最近是怎么了,其他事情先不说,连抑制剂也忘记,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味道又多浓,还有刚才,如果不是我们队里BETA多,你就麻烦大了。”


刘皓转得格外慢的脑子终于找到上一句话就显露无疑的重点。“昨天晚上真的是你进了我房间,还给我吃了药?”结合上一次叶修把他从床边拉下来的体验,刘皓好奇很久了,怎么叶修总能在这种时候刚巧进他房间做些什么。理论上每个战队的寝室都有备用钥匙,队长也有这个能力去取用,可是这一而再的被闯入私人空间,怎么样还是觉得不好接受。


“我昨天有失考虑,抱歉。”叶修听完他的问话愣了几秒钟,措不及防就是道歉。


又轮到刘皓看不懂这神展开,叶修虽然不是特别注重队员隐私,但也没做什么需要低身下气啊,他伪装习惯了,作够了把自己摆在更低位置的事情,很清楚见好就收的道理,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叶哥你又没做什么,况且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是我自己不注意,还打扰到你了,我才应该向你道歉。”


殊不知笑脸赔完之后,空气变得凝滞,叶修看向他的表情是他看不懂的复杂。“刘皓,我是个ALPHA你知道吧?你一个OMEGA在发情中、没用抑制剂,还和我说我们孤A寡O共处一室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为人热情性格奔放啊?”


饶是刘皓再没见识和常识,也清清楚楚叶修在说什么了,尤其是这个为人热情性格奔放,怎么听都意有所指。他微微低下头,除了说不是和道自己也不知道原委的歉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做什么,本来就不舒服,如今这一来一去试探一样的对话之后就更难受。


“算了,你回去休息吧,下午就别来了。”叶修大人大量先一步结束这次莫名其妙的对谈,“记得吃药。”


刘皓当然只能点头称是,短短的路程中他理顺前因后果,醍醐灌顶般明白了自己意外得到了故意在发情期不加注意勾引队长的心机婊人设,一时间五味杂陈连午饭和晚饭也没脸去吃。


同是ALPHA,也不一定就是勾引队长,或许是苏沐橙呢。刘皓食之无味咀嚼外卖便当自嘲道。






评论(1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