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不識明日香

争取不换ID了

荒城.五(叶皓ABO)

人物私设多 OOC 慎入

借用部分原作背景 但是时间线和事件应该都是混乱的 请不用花时间考据

穿越和ABO的部分都有很多私设 请勿深究

ABO设定男性O有女/子/器/官 雷点慎入

一句话就是私设雷点很多 如果看了自己生气也不要来要求我删TAG或者谈人生 谢谢

不黑任何人 人设出于自己对人物的理解和某些特质的扩大

题目来自于一位不愿意透露lofter账号的朋友 在此特别鸣谢她XD






经此一役刘皓心有余悸又不得不听天由命进一步接受这神乎其神的设定,就像是那首歌的歌词你可以说我冷漠或是怪我刻薄我倒要看看你没我能不能活,世界狗血千千万没有一个人能超脱物外不吃不喝不穿不睡,一言以蔽之,就算多么无法认同最后也要乖乖打点好自己起床上班。

抑制剂是不会忘记了,忘了自己姓谁名谁也不能忘了抑制剂。刘皓人生在世短短二十几年很不幸还是只童子鸡,唯一的经历就是自己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要给他一步登天冠上会利用自身生理优势去勾引上级企图被潜规则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种罪名,他还是愧不敢当的。

周泽楷苏沐橙这些众所周知交口称赞的大美人暂且不提,君不见还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喻文州王杰希黄少天等等等等,哪一个拿出来都是可圈可点环肥燕瘦各有千秋,是典型的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实力的杰出代表。他刘皓还敢为人先做什么自荐枕席以色事人的事,那就是太自不量力贻笑大方了。

好好吃了药,正常人穿个短袖的天气也硬要穿上外套还把拉链拉到下巴底下,活脱脱一副矫枉过正戏精上身的模样。刘皓在训练时里面一反常态——从回来后这反而变成常态——无声无息全神贯注进行训练,目不斜视心无旁贷,根本脱胎换骨洗心革面和他的自我认知都判若两人,前提是不去关注他训练的结果。

叶修从来都是最费油的那盏灯,在荣耀这个领域他的实力可谓一览众山小,他只花了不到一分钟就直接在屏幕上指出刘皓存在七七八八的问题。“你今天怎么那么木讷只会看一个方向?分点心出来看看其他地方会不会?”

问题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直击刘皓的脑门,不曾想他居然有机会听到叶修教训他死心眼要他分点心而不是老生常谈的专心专意一往无前。生而多艰不管是专心不专心都是错进亦忧退亦忧,他想叶修要不是人格解离就是故意为难,反正他里外不是人,却从没想过自己用力过猛过犹不及。“对不起叶哥,我会再努力的。”

而努力和天赋缺一不可刘皓在上一次深有感触深受其害,这次都抑制天性改头换面避开叶修的主角光环不想再被神选中作那个输得惨败得难看的三流反派,却好像无论如何都与闪闪发光的主角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看叶修还是面无表情不说话,绞尽脑汁要说些什么来活络气氛。从前这些信手拈来得心应手,在和唐昊组队的时候能脸不红心不跳说出那句十足十狗腿遗臭万年的队长英明,现在面对斗神、传奇、未来东山再起四个冠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对存在却哑口无言,两人相对无言再这样下去刘皓难保不会惟有泪千行。

“副队长,老板找你。”总算是上天垂怜,刘皓如蒙圣恩,向叶修稍作请示下台一鞠躬。

然而心知肚明方出狼窝又入虎穴,陶轩和他没什么好说的,就这个时间点而言就只剩下一个永恒的主题——如何将叶修除之而后快。曾经刘皓也雄心壮志想要把叶修踢走再对陶轩虚以委蛇最后是把控孙翔垂帘听政独揽大权,后来一系列发展让他有了那么痛的领悟,谁也不比谁更聪明,完全没有那个铤而走险的必要。

果不其然陶轩旁敲侧击问了这些天他排挤孤立叶修的进度,刘皓暗自失笑心想完全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企图让叶修孤身一人英雄迟暮困兽之斗,可惜人家厚积薄发有诸多肝胆相照的旧识之交,不仅事与愿违还落得个身败名裂人财两失的下场,自己送死又是何必。

对叶修点口哈腰对衣食父母更要表现出极尽巴结的讨好姿态,刘皓自认对谄媚逢迎得心应手,对方信不信不要紧,在场面上一是能过关就好了。他知道这个老板不能继续掌握它的经济命脉多久了,只需要推脱敷衍就够。叶修从来都不是他有能力可以逼走的,以前是现在也是,决定权由始至终都在陶轩手上,陶轩只需要一个内部的翻天覆地一个外部的名正言顺,他刘皓正好是合适的棋子。正如亡国并非一朝一夕,更加不是区区一个所谓祸水就有扭转乾坤的本事,只是刺激野史人人爱听,比起冗长沉闷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方面分析,大多数人绝对偏爱妖孽亡国的说辞。

刘皓有野心有怨气三观也不是特别伟光正,和陶轩一拍即合,有幸不幸做了这个另类方式名垂荣耀青史的妖孽,这一次他是真的不想来了。

可以和陶轩一直说正在进行,他相信最好不相信呢最坏的打算也就是被扫地出门,他并没有什么神级账号,即便净身出户,自降身价后相信还是会有名不见经传的小队伍收容,他忽然心似明镜对于追名逐利都没了兴趣,小队伍没名气都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东西了。

行动上更好处理,该做什么做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不主动去离间队友,比赛时不用拼命也不故意破坏,怎么样发展就看陶轩自己的造化。他对自己的不无辜心知肚明,也不奢求最后能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最起码这次不用站在主谋的位置上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不过就是消极抵抗假装无事发生,刘皓如意算盘打得响,他也想过万一自己哪天成功回去了,会不会给ABO世界里的自己带来麻烦,后来想算了,与其在意和其他人无异的那个刘皓,不如先管好自己。

从老板办公室出来刘皓马上一扫脸上装出来的唯唯诺诺凄风苦雨,阳光明媚满面笑容,马上就是周末,很快就可以回家吃饭,没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在回家的地铁上为了不让自己想太多,干脆带上降噪耳机找个座位睡过去,他怕自己纠结这个世界的父母和原本的父母不一样,纠结物是人非事事休,纠结幸福都是镜花水月的假象,这些天他辗转反侧已经煎熬的太多,不愿意临门一脚还临阵脱逃。

即使是假的,也至少曾经幸福过。

门开了,是父母熟悉的身影和他们离开之后他再也没回过的家,因为在他们眼中刘皓不过半个月前才见过这几天都有通电话,并不感觉有什么难得,于是两个人也没和刘皓多说什么,继续在厨房忙碌。反观刘皓是曾经经历过一场阴阳相隔此生不见,父母再次活生生出现在面前的心情难以描摹。

他躲到洗手间,没有什么过多的意识,只是满满的开心、悲伤、激动、委屈充斥着,像只小野兽般呜咽着哭起来。

失而复得,刘皓想如果这是真的,这能持续下去,如果他能一直这么幸福,他愿用所有去赎罪,用所有来交换。

神啊,请你给我多一个机会,多一点时间。

“爸、妈,半个月没见我,是不是很想我啊?”洗干净换上笑脸出门,刘皓成年离家后头一次对父母光明正大腻得要死的撒娇。

评论(5)

热度(97)

  1. 柱斑,叶攻飛鳥不識明日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