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不識明日香

争取不换ID了

荒城.十五(叶皓ABO)

人物私设多 OOC 慎入

借用部分原作背景 但是时间线和事件应该都是混乱的 请不用花时间考据
穿越和ABO的部分都有很多私设 请勿深究
ABO设定男性O有女/子/器/官 雷点慎入
一句话就是私设雷点很多 如果看了自己生气也不要来要求我删TAG或者谈人生 谢谢
不黑任何人 人设出于自己对人物的理解和某些特质的扩大

题目来自于一位不愿意透露lofter账号的朋友 在此特别鸣谢她XD





十五


那个像是恶作剧更像是单方面欺凌的久别重逢之后,刘皓说到做到在叶修三米外就欢欣鼓舞和他打招呼,花样百出千言万语极尽狗腿之能事。其他人对此是什么评价他不多放在心上,他单单注意到事情的始作俑者、一开始还如沐春风老神在在的叶修叶大神也有点不胜其扰喜形于色了。最初叶修和他像是演戏对台本,两个人你来我往一唱一和好不热闹;往后叶修点头扬手通过各种小动作示意就算;再后来叶修估计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不自然,完全就是被人打扰又不得不装出没生气的憋屈。


很快吧,刘皓私下算了算,这个过程不过几天就走了一遍,到叶修找机会和他进行友好谈话要他注意影响,怕是指日可待。


或许真的是心术不正歪门邪道走得多,刘皓对旁门左道乱七八糟的东西尤其一点就通。他也不是打不好荣耀,否则叶修不至于让他鱼目混珠做豪门嘉世的正选队员;他也不是不能刻苦专研着眼大局,要不然叶修再病急乱投医也不会把副队长给他。他的原罪在于贪嗔痴,轻而易举就朝为人不耻的不归路一去不返,舍本求末弃明投暗,不专心致志研究本源工作,反而以为人际关系拉帮结派才是捷径,间以挑拨离间落井下石,一整套反派必备流程他做得得心应手。长远来来是没有任何好处,最后还被叶修和他的朋友们按在地上打脸亲者痛仇者快,然而有个习惯却如影随形,让他受益匪浅。


那就是察言观色,尤其是叶修的颜,叶修的色。


叶修这个人放到某中文网都可以稳坐男主角宝座,有令很多足够聪明的人心照不宣的军政世家大公子身份,此为天时;遇到荣耀这个足够他传奇十年闪耀一生的游戏或者说事业,此为地利;家里貌似一团和气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甚至追着赶着让他去做金字塔顶层,不过这些算是坊间传闻先不多讨论,身边倒是有很多雪中送炭两肋插刀一言不发的朋友,此为人和。况且他卖相佳个性好,挂牌出售怎么可能不一抢而空。


有人说他懒散有人说他邋遢,刘皓摇头哀叹这些人太年轻看事务浮于表面。上一个世界中这个人就有意无意流露出居上位者睥睨众生的霸道,一样都是笑也足够让人毛骨悚然,之恨不得顶礼膜拜山呼万岁,更何况到了ABO世界,还有个神乎其神的ALPHA威压,在打开火力的叶修面前,能神态自若谈笑风生的又有几个。


所以刘皓能看出来叶修是不是生气了,他不一定能看出对方是不是开心,但是如果他不高兴,刘皓一定能第一时间接收到这个讯息。这次的乌龙事件倒也没有让叶修那么小肚鸡肠的火冒三丈,他的表情也一如既往,恨不得和喻文州一样时时刻刻挂着浅浅笑容,可是他眉心皱起的微小弧度、几乎不可察觉的微微眯了眼、嘴角忽然一刹那的下拉……诸如此类的小细节,都在显示着伪装者的败露。


最尴尬的时候是只有两个人的场合,刘皓硬着头皮装出欢欣鼓舞的模样应对一早就在旁边双手环胸等着看戏的叶修。这个叶修不是嘉世的队长、不是兴欣的创始人,亦不是国家队的领队,他不是刘皓接触过的任何一个叶修,带着他说不清道不明危险又吸引的气息。“叶神,真巧,又遇见你了。”


“怎么你不在三米外敲锣打鼓对着我迎上来了?那样显得更隆重啊。”叶修比刘皓矮两公分,体格却比身为OMEGA的他要明显强健不少,两个人对峙着倒还是站没站相靠在走廊低了一截的叶修在气势上更胜一筹。


“叶神真会说笑……”刘皓挤出一个笑容打哈哈,他对比了一下前后两个叶修,这一位要比以前那个多了不少说不清道不明内容的更像是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中二病,完全抓不住他思想的重点,非要在游戏狂人和这位里面选一个,毋庸置疑是前者。那个叶修虽然啰嗦要求多不懂人间疾苦,至少也没有莫名其妙就做些意味不明的事情还怪你不配合。


“怎么,现在连叶哥都不愿叫,要刻意表现得那么生疏?”叶修挑挑眉微微笑,很是和蔼可亲的样子,又有点故意让人看出来是假装的委屈,奈何又真的有几分可爱,活脱脱一个戏精上身。


“叶哥……”刘皓再一次感慨被叶修注意并不是什么好事,现在才感同身受了苏沐橙和邱非的辛苦,只是他没设想过叶修在另外两人面前跟在他面前判若两人不可同年而语。并且他现在没什么心情和叶修周旋,也懒得去妙语连珠敷衍对方。一直以来,号称神股、为他把本金翻了三倍的那一只股票都宛如新发型一般一路飘红高唱凯歌,只是从一周前起出现了开盘即跌停的不良苗头,连续七个交易日直接跌停,饶是刘皓这种所谓掌握内幕消息的人也不淡定了。


他的所有信息都来源于穿越过来之前酒桌上和网路上一些零零星星的信息,只知道这只股票会一路疯涨直到他离开之前都气势如虹,可是他的爸妈已经没按原有轨迹生病离世,区区一直股票改变走势为什么不可以?更何况他现在的时间线又往后延续了一截,几乎已经不是他经历过的那段了。就是赌徒和傻子也清楚,这时候除了止损别无他法,要不然继续下去别说什么本金的三倍,很快就要血本无归。刘皓当然还没疯得那么彻底,他虽然孤注一掷全部投入只买了这一只企图一步登天,却还保持着相对清醒的头脑,打算及时抽身回头是岸。


可是叶修和他说话的那一瞬间,股票再次跌停,又一个百分之十的资产流失掉,实实在在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叶哥,你这是要干嘛。”望着手机上那一根平平的线,刘皓除了无力也没有其他情绪。找这个势头再有三天就会把所有盈利赔光,再六天直接跌落一百万,再下去……他甚至都不敢想,而通过各方渠道得出的结论,不说一年半载,跌停十天半个月还是很有可能的。


叶修估计是注意到了刘皓的异变,手先一步行动就搭上了对方的额头。“也不烫啊,怎么一副忽然间就要昏倒的样子?”


刘皓暗暗深呼吸,他完全没有任何心情和叶修继续这种毫无缘由毫无营养的对谈,只想早点找个阴暗角落谋划一下如果钱就这样灰飞烟灭化成了一组数据,那下半生要做什么才能比较有保障,而脑子动得很快一心二用的下场就是嘴巴不严想什么就说了出来。“我发现自己有可能要破产了,在想下班辈子要怎么办。”


这下叶修的不高兴不需要刘皓这种资深人员也能易如反掌看出来,他皱着眉盯着对方,语调不自觉放低了一些。“破产?也没听说你在做生意做投资,怎么会破产?”福至心灵看了一下刘皓没来得及锁屏的手机,忽然就了然于胸,“你买股票亏了,买了多少?”


刘皓下意识就抗拒不愿意回答,可惜身为OMEGA对着和他又有过亲密关系的ALPHA,只需要对方的一点暗示一点压迫,他就不得不坦白从宽。“目前为止差不多把赚到的重新赔进去了,也没买过少,就是这些年存下来的两百万。”


叶修轻轻哼笑一声,收敛了之前严肃的姿态,恢复懒懒散散的表象,慢条斯理问。“两百万?你拿全部积蓄去买股票,赚了钱也不知道卖掉还继续往里投?你现在的本金是多少?你懂不懂股票?”


“对,就是我全部积蓄,我想这样来钱最快,而且这两年多确实让我赚了很多钱。前几天还有七百万,这几天跌了一半。我不懂,我只是靠运气,现在运气也没有了。”刘皓一个接一个乖乖回答,他不满意叶修那种家长一样的态度,可是偏偏又不能一走了之,只有自己和自己生闷气。


“恭喜你还剩下一百万盈利呢。”叶修半真半假道贺,然后就收敛了笑容,“你以为股市是你家楼下菜市场,你随随便便就可以去玩一玩逛一逛?让你运气好赚了钱也不知道见好就收,一定要血本无归才后悔才死心。你什么时候能改掉你这种贪心又不愿意脚踏实地的脾气?”


“这个问题不改,就算这次你真的发了财,以后一样要吃亏,不管做什么都做不好。”叶修等不到刘皓的回应,继续,“永远都不可能做到。”


刘皓只觉得委屈,好好的投资说崩盘就崩盘,辛苦钱就这样少了一半并且极有可能分文不剩,这些没被人同情或者食欲援手就算了,还要大肆奚落甚至上升到一辈子和永远的高度。“叶神教训的是,谢谢。”他微微点个头,想着也是时候下台一鞠躬。


“等着,我还没说完你要到哪去?”然而教训人那位连逃跑的机会也不给,却谨记ABO世界的利益,AO授受不亲坚决没有肢体接触,只靠威压把对方震慑住,“如果真的弄到破产那一步,你有没有想过要怎么办?”


“我现在还能打,每年也有几十万的薪水,生活不愁。”刘皓被叶修控制着,整个人又气氛又羞耻,也顾不得什么语言艺术,只想一拍两散再也不见,“至于以后退役了,要是不幸过不下去,就找个老实人嫁掉在家相夫教子,反正一个OMEGA能找的出路总是很多。”



请记得留言 点赞 或者推荐 动力很重要 谢谢


评论(4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