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不識明日香

争取不换ID了

只有春知处.中(all皓,祸心番外)

作者依旧是那位不愿意透露ID的朋友
千呼万唤始出来 太不容易了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叶修终于正式露面





17
那时的他噩梦缠身,几乎一闭眼就回到无边黑暗里。腥甜的血气浓得化不开,咒骂和哀鸣让他得不到片刻喘息。
毁损的身体无力支持他长时间清醒,然而睡去又是人间地狱。
怨灵的呼喊拽着他下坠,再下坠。

18
那段时间他甚至无法区分梦境和现实。
帏帐是地府飘纱,补药是冥河苦水,叶修试他额头温度的手,像在索命。如果不是太过虚弱,他会向周围任何活物发起攻击。
没有力气攻击别人,他只能颤抖,冷汗满额,一次次僵直地惊醒。

19
叶修几乎寸步不离地守着他,“没事了”“不会有人害你”“这里很安全”这种话说了几箩筐,也无法把他从惊悸里拖出来。
他在偶然清醒的间隙,发出嘲讽的气声:“你这样的人才会怕死……”
叶修的声音似从天际飘来:“你呢?”
黑暗如潮水涌来,狰狞的兽朝他狂笑,他的回答隐没在咆哮里:“我怕死不了。”

20
又一次醒来是痛醒。
外伤愈合进度太慢,内伤治疗又因此处处掣肘。无奈之下下了猛药,副作用就是痛,持续不断的剧痛。怕没有痛觉难以给出及时反应,不敢用麻药。
他听了只想笑。

21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别无所求地和叶修共处一室。
在嘉世时他是一团火,有无限的热情、怨恨和欲求。而叶修是这一切的收容者。
他常趁夜深时敲开叶修的门,带着寒意和情欲撞进对方怀里。他偏细的嗓音会故意地低下去,哑哑地,舔舐那人的耳廓。而对方回以意味不明的低喘。
那时的叶修能包容他的一切,他浅薄的爱恨,无处安放的野心,和偶尔需要保护的脆弱。

22
那时他们喜欢只留一盏灯,保留一线光亮可将对方看清,又不用看太清。
今夜的轮回房中也只亮了一盏灯。
一样的形制,一样的如豆微光。原来嘉世的灯和轮回的灯,也没有什么不同。
或许是受这相似的气氛蛊惑,刘皓脱口而出:“叶修,你杀了我吧。”

23
叶修沉默片刻才作声:“什么?”
刘皓急喘了口气,想多说几句,又力不从心:“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叶修立刻打断了他:“现在不需要你再去做什么。你养伤就好了。”
刘皓一怔,余光看见他的右手已经攥紧成拳。
伤势让他的脑子变得迟钝,他想了想才又说:“可是我不想养伤。”

24
叶修脸上浮现了痛色。
刘皓趁热打铁:“我也不想活了,每天都做噩梦,很疼。”
他忽然疑惑起来。这里是嘉世,还是轮回?那些欺骗与背叛真的发生过吗?为什么他可以这样向叶修……撒娇?
他茫茫然地想要问:“叶哥……”

25
“你不想死的。”叶修的声音截断了他,寒意与杀气从短短五个字里溢出来。他不知何时站了起来,逆光的脸看不真切,但刘皓知道那目光必定凌厉如刀。
刘皓讷讷地开口:“可是我……”
“没有可是。你这几天噩梦做多了,心情烦躁而已。我会让王杰希给你另配安神药的。”
顿了顿,叶修重复:“你不想死的。”
但随后他就转过头去,像是不能承受什么一样。某个穴道一麻,刘皓无声无息陷入沉睡。

26
刘皓梦见了叶修。
嘉世的叶修,倚在栏杆上向他招手,靠在卧榻上手指梳理他的发,坐在藕粉摊子张口等他喂。
温柔的,微笑的,不置可否的。
从不断然拒绝,也不一口答应。好像没有原则地宠他,他却背叛了他,偷了秘籍。

27
是这样吗?
是因为他太急躁,太凉薄,才会背叛了叶修吗?如果他等一等,会不会能顺理成章拿到守心诀?
不能的。
知道等待无能,他才会下手。他原本是那样善于隐忍的人。
知道再缠再磨也换不来十足十的真心,就索性一分也不要了。他不是绝顶人物,也有自己的骄傲。

28
而叶修从来都有底线,只是他太懂分寸,未曾越雷池一步。
他还是抱了一分希望,盼着今日之下的叶修,能如嘉世孤灯下一般,纵容他撒娇。就算一切都是咎由自取,难道求死都不可得?
叶修清晰明白地告诉他,不可以。
从来都是这样,不承诺也不拒绝,然后在他踩到线里重重一击。
让他去死是这样,不许他死也这样。

29
那天起他发起高烧,久久不退。梦里的兽扑上来,撕咬他的血肉,而他内心寒凉如入冰窟。
这样的折磨不会结束,他是活不好了,却又死不了了。
他将永远负着灼痛的伤口,等不到一剂麻药。

30
而周泽楷的糖葫芦纯属意外。
不过是他高烧退后,睁眼便看见那一串鲜红。他对它的甜已无眷恋,却对它的毒深怀戒备。
周泽楷大约刚从外面赶回来,微微气喘,脸上薄红。他在几人中年纪最小,更显得形容天真。
苦药能杀人,甜甜的糖果也能。
周泽楷能成为呼声最高的叶修继任者、武林第一人,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31
药当然是要喝的,刘皓专心体味着它的苦。接下来的一年、三年,甚至十年,他都要与这苦为伴。
而糖葫芦。
他看向它,晶莹的糖壳儿,玲珑可爱的红果。拿着它的手莹白如玉。
他绽出一个笑来。
或许接下来的全部余生,他都得与这份天真甜蜜为伴。他记得糖葫芦的主人对他说过,“不能死”。


评论(4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