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不識明日香

争取不换ID了

华枝.一(叶皓ABO)

荒城下半部分


人物私设多 OOC 慎入

借用部分原作背景 但是时间线和事件应该都是混乱的 请不用花时间考据
穿越和ABO的部分都有很多私设 请勿深究
ABO设定男性O有女/子/器/官 雷点慎入
一句话就是私设雷点很多 如果看了自己生气也不要来要求我删TAG或者谈人生 谢谢
不黑任何人 人设出于自己对人物的理解和某些特质的扩大

题目依旧来自那位不愿意透露ID的朋友 讨论了一下既然分上下了不如换个名字 原本要和荒城对仗一下 结果感觉都不太对 就选了这个 依旧感谢她XD





刘皓有时候会忘记自己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闯入者,他越来越习惯于所谓的第二性别以及这个属性带来的各种改变。按时按量使用抑制剂像是每天要吃饭喝水一样理所当然;自动自觉和不同第二性别的人隔开安全距离避免尴尬和无谓的蜚语流言;上网浏览新闻会有意无意关注OMEGA权益的相关信息增加一些行走江湖的底气;言谈举止间也收敛了很多在大众主流观念里OMEGA不应该的部分安分守己低调为人;甚至还对第一性别相同的人结婚见怪不怪产生了“本该如此”的可怕念头,对自己和叶修的结合也无限的合理化听之任之。毕竟等到这一年冬天,刘忘之满三周岁,他变成这个样子就超过四年了。


用差不多五年的时间脱离原本熟悉的环境,进入一个有全新世界观的平行宇宙中,打破与重塑,违和与妥协,苦苦挣扎不破不立,终究接受事实宛若新生。像是原来那个只有男男女女由女性承担生育责任世界里的刘皓已经死了那么久,早可以尘归尘土归土,喝下孟婆汤重新投胎做人,无论如何,也该适应了。


刘皓的依旧是呼啸战队的副队长,以这一重身份度过了时间相同境遇却大相径庭的第十赛季之后,正式踏入了从前未曾得以窥探过的第十一赛季。也是第一个叶修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的赛季,他不再在职业赛场上翻云覆雨续写传奇,也没有在网游里以一敌百横扫千军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头疼不已,这一次他是真真正正退出了。但是荣耀联盟或者说这个游戏绝不会因为一个人而衰败,职业联盟中后起之秀迅速崛起,一个个天赋过人又吃苦耐劳稳扎稳打的孩子表现可圈可点,常常让一群名声在外如日中天的前辈们戏谑自己很快就要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那波前浪,很快就要干涸在沙滩上。只是话虽如此,这些当打之年加上凤毛麟角那一两个被所有人怀疑即将退役的大神们从来没有放松警惕,进益求精开拓进取,每个人都是拼命三郎的姿态要追求神之一技更上一层楼。


荣耀问世已经十年,玩家们来来去去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戏码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然而不管从玩家到职业选手还是战队工作人员甚至是游戏开发者,各方都热情满满以一颗绝对的赤子之心永葆青春维持活力,在这样的气氛感染下,刘皓怎么会觉得无聊,又怎么舍得虚无缥缈荒废时光。他越来越肯定自己喜欢着执着着荣耀,否则怎么坚持这些年,不仅仅是因为钱因为名利,更是因为多年前一往无前的激情和现如今唯一能够把控的真实。


呼啸都是年轻男孩子,第二性别属于进本隐私,虽然不至于严防死守的保密,但是大多数人也不会刻意昭告天下,刘皓作为半路出家的OMEGA,学不会小说里那些宛若出自动物世界以气味识人判断状态的绝技,只延续以前同性之间的方式和他们相处,在此基础上加一些后知后觉的避讳,假以时日之后也算和平共处亲密有加。从队长唐昊开始,呼啸似乎奠定了“乳臭未干毛头小子狂妄自大”的基础,被涂上“有天赋有才华后生可畏然而还任重道远”的色彩,刘皓和这样一群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小青年相处倒也没有格格不入,全是桀骜不驯的小天才当然不行,队伍之中也需要一个人知人情懂事故,作为润滑剂上传下达以及和其他队伍睦邻友好达成正常邦交。


进入第十一赛季,经历了一次世界杯锻炼的唐昊在思想上和技术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他的飞跃对于队伍而言是天大的好事,在他的正面影响下,呼啸整体从水平上、气质上、风貌上都提高了一个层次,况且经过十几个月的磨合,几个男孩子也有了某种无需言语的默契和凝聚力。呼啸开局漂亮得让所有人惊艳,接着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拿到了相对豪门战队也毫不逊色的成绩单,粉丝们多么欢欣鼓舞不提,战队工作人员如何喜不自禁不讲,队员们难能可贵戒骄戒躁依旧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常规赛,刘皓身在其中功劳不可谓不大,他在做好最基本的队员基本工作之外,还参与到团队管理甚至对外公关的事务中,每天虽然忙到脚不沾地一回到宿舍洗干净就能躺下睡着,但是全心全意都是欢喜和充实,带着某种难以言说却闪闪发光的信念。


所以说他这种人大概没什么心理疾病,之所以想太多就是太闲了,找点事情就没时间为赋新词强说愁了。刘皓自嘲着把吃了大半瓶还剩下没多少的百忧解丢进抽屉,他最近确实是不怎么需要这种杀敌一千自损至少四百的药物了,有时候忙起来忘了吃,有时候干脆就是故意尝试摆脱对它的依赖,现如今药快没有也不再忧心忡忡赶着去医院开,想着干脆借此机会一别两款此生不见。


他仅仅是闷闷不乐偶尔钻牛角尖进入无限循环的死胡同出不来,并不是打算傻到不管不顾要依赖什么才能过日子,是药三分毒,何况这个名字取得甜甜蜜蜜的东西确实光明正大明明白白写了一大堆副作用,刘皓上有老下有小,好好活着也不光是他一个人的事,他有付出的义务和有被需要的渴望,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他更加懂得了小心、谨慎和珍惜的可贵。


父亲的病算是康复了,经历了数月的治疗和康复期之后回归正轨,不单能够进行日常活动,还恢复了工作。小男孩被叶家接过去教养,一天下来琴棋书画礼乐骑射安排得满满当当,可从视频和电话中刘皓感觉不到他的抗拒甚至哪怕一点不情愿,他总是神采奕奕全力以赴。他本人的股票居然在经济发展的大潮中有了一点起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崩溃之前最后的疯狂,他也不想着什么见好就收及时止损了,最坏不过分文不收,就当做不破不立方便从头再来。


豁然开朗之后仿佛天空都要更蓝一点,刘皓发现曾经困扰着他每天在心头盘旋的各种噩梦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好像走投无路马上要世界末日一样。家庭和事业都在缓慢却坚定地往好的方向发展,他由衷感到幸福。


如果非要在这种平平淡淡才是真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简单快乐中寻找瑕疵,那一定就是叶修和他身后那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家族。结婚几个月,开始几周确实是狗血小说最爱那种契约婚姻的范本,两个人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各自远离相敬如冰,而后叶修提出戏要做足才能瞒过观众提出了标记。刘皓是这次交易最大的受益者——他几乎没有付出任何成本就得到了极大的资源回报,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也是唯一的受害者——把自己称斤论两挂牌出售并且对着独一无二的主顾没有说不的权利。他不是那种过河拆桥没有契约精神的人,尽管这种契约法律不认可道德不提倡,他也尽可能顾客至上有求必应。彻底标记之后和原本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人终究不是动物,无法只凭借信息素交流,况且还有诸多掩盖手段,类似原本的世界没有人看得出另一个人是不是处子之身纯洁无暇,这里的人或许也没有那么神通广大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有了专属的主人。


其他人擅自提起信息素的气味约等于骚扰,刘皓被母亲无意的告知他原本的气味加上了叶修厚重优雅的木香宛如一间古色古香摆设着古董红木家具的房屋里装饰着勃勃生机的花,很契合很相配。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和叶修应该是存在着如何深刻的羁绊,连与生俱来的部分都要加入他的影响为他改变。


然而他们没有比陌生人更亲密。叶修在做什么他不清楚也不去打听,只隐隐约约知道他在努力寻回他那个世界他该有的地位和权利,他从不主动给叶修打电话或者发消息,他很清楚叶修选择他的原因,懂事方便够清醒,自然不能让买家后悔自己对货品认识错误。而不管是原先那个一心一意打游戏的直男叶修还是如今这个极其狗血小说标配的ALPHA叶修都不是个啰嗦的人,他从来干脆利落无事不登三宝殿,绝不可能没事找事给谁打电话发消息闲聊。刘皓一个月按约定到B市一次,探望叶家长辈和小男孩,那一次往往就是两个人唯一的交集。


可惜千百年之中千万人之间这样相遇也没什么好说的,更因为是约好的不需要假惺惺装文艺来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在外人面前念唱作打假装互相关怀做一对符合众人期待的模仿夫夫,回到公寓则相顾无言百无聊赖,各自假装疲惫逃难一样去洗漱休息。几个月下来除了演戏时该有的对白,两个人真心实意的交流无限趋近于零,比任何一个有接触的时期都不如。


这种日子要熬多久?刘皓躺在叶修客房里总难免思考到这个问题,但是一次又一次他都说服自己,这是一场只能由叶修单方面提出终止的交易,他已经拿到了报酬,必须有职业道德和基本的廉耻,不能得鱼忘筌济河焚舟,只要叶修没喊停,他就要继续。


转念一想叶修要面对一个要死不活阴阳怪气又心怀不轨的人,还要对着他假扮柔情蜜意脉脉温情,他才是更辛苦更煎熬的人,刘皓大摇其头几乎能感同身受叶修的不幸。


叶修怎么那么倒霉,偏偏遇上刘皓这种货色。





评论(3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