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不識明日香

争取不换ID了

墙头马上遥相顾.5[喻黄]

借用部分原作设定 大面积更改时间线和事件

OOC严重 私设如山

狗血 描写玛丽苏 发展慢

慎入 慎入 慎入

千万别骂作者 谢谢合作





“黄少你当年实在是很……娇俏。”喻文州想起亚历山大先生日天日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形容,一边哀叹神对手都没有猪队友可怕一边不得不偷偷承认郑轩这个吐槽实在是精准无比丝丝入扣。倒也不是黄少天菡萏芙蓉如日在东长成个周小史艳压森兰丸,只是他一切一切都太浓烈鲜艳,喜怒哀乐都像是被放大了一倍放上舞台给其他人看,连任性都是理所当然。


喻文州想或许这就是得天独厚遭人爱的资本,正如黄少天对于能力的向往让他一开始就看自己不顺眼,觉得弱者无所不用其极的姿态太过于难看。这也不是黄少天高高在上飞扬跋扈为谁雄,他仅仅是希望喻文州或者其他不适合继续留下来又没有自知之明的谁谁谁回到自己应该呆的地方各司其责,他说没有人有一辈子可以浪费,人生从来不是一个游戏可以删档重来实在不行还可以再买一张卡建一个角色打一次,错过了就是没有了哪有那么多机会来浪费。


白天不懂夜的黑,黄少天和喻文州后来合作无间,却在某种程度和意义上从未相知过。


第三赛季嘉世拿了三连冠,是这个王朝最巅峰的时刻也是最后的辉煌,吴雪峰功成身退,还叫做叶秋的叶修坚持着走下去;王杰希一枝独秀鹤立鸡群在第三季度的新秀里大杀八方却成也萧何败萧何和队友磨合不甚顺利;霸图是韩文清韩文清是霸图是很多人心中不容置疑的等式偏偏在当事人心中有了些瓶颈毕竟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喻文州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有一年就这么过去了,方世镜接过蓝雨队长的担子,黄少天说要和喻文州做好队友好搭档好朋友,两个人绝对不在一个战队里面演出甄嬛传宫心计金枝欲孽不当尔淳小主玉莹小主不去争宠不想做那个一家独大,终于在魏琛那种英雄主义情怀电影自我牺牲一样的下台一鞠躬悲壮气氛笼罩之下,蓝雨的双核心在第四赛季出道了。


有百花的繁花血景珠玉在前,无论是职业选手还是观众对于双核心不陌生了,何况蓝雨在方兴未艾的联盟中并非什么引人注目的队伍,是出道了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并且第四赛季的有太多璞玉原石,一个黄少天确实是小时了了天纵英才,但是和王杰希之于微草叶修之于嘉世一样,最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有多厉害多神奇是不是马上可以封神而是战队到底拿到什么成绩,蓝雨表现一般,意料之中情感接受之外的一般。


喻文州从浴室出来穿着宽大的旧T和棉质五分裤,一边擦头发一边和身为室友的黄少天说可以去洗澡了,明天还要搭飞机回G市不能睡太晚。他们今天输了比赛,意味着第四赛季止步于此,不管有什么雄心壮志也要明年再来了。


黄少天穿着队服靠在床头双手行云流水按着PSV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从音效听来战况也相当激烈。


“少天,你的手应该休息了。”喻文州坐在自己的床沿上,面对黄少天说。他不可能做出抽走黄少天的游戏机这种事情,这种冒犯的举动一旦发生估计两个人会直接在宾馆房间里打一架。大大方方染了黄发的男生现在看起来就一副“我唔开心滚开”的样子,恨不得在自己周围拉上立入禁止的黄色警告,喻文州当然不会傻到去踩雷。


“没打够,不累,不会影响工作,不是小孩子脾气,没有输不起,单纯想玩个游戏,现在很懒不想去洗澡,睡前洗澡比较舒服。”黄少天头也没抬,在喻文州以为自己大概要唱独角戏的时候伴随着一个应该是解决了小BOSS的BGM丢出一堆短语。


喻文州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人家都说他少年老成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像是玛丽苏小说走出来的斯文男主角,然而在黄少天面前他总是很无力很幼稚连反应都直接到被嫌弃。“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还可以说什么啊。”


黄少天把游戏存档终于舍得看他一眼,和他白天看任何人的方式都不一样,喻文州想他和叶秋语音的时候那么的生动活泼像只容易炸毛的猫声音也拔高了一两个音调会不会比较累,和王杰希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总是长篇大论换回对方不痛不痒的一两个短句会不会尴尬;和队友们阳光灿烂神采飞扬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又会不会找不到话题,他也不是认为说黄少天表演系人格在假装什么,他只是会想多一点点,觉得安安静静的冷冷淡淡的黄少天其实也很不错。黄少天就只是撇了他一眼就把PSV丢在一边和衣躺下,声音也低低的不认真听甚至都听不清楚。“喻文州,你是不是觉得胜败乃兵家常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输赢看缘分比赛总要有人输,所以输了没什么了不起?”


“你说你什么都很顺利一直无欲无求,我原本以为你是自恋过头中二病晚期,想不到你是真的没什么胜负心。”黄少天就躺着的姿势扭过头望向喻文州,双眼在床头灯映射下温润动人偏偏一点不柔和全是咄咄逼人的锐利,“求胜欲和输不起是两回事,我接受自己失败的结果,可是我不希望有个队友在一开始就在心中预设了失败的可能性。‘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被幸福所伤。’我想你是不是还没有开始就会想地球上明明有几十亿人口,为什么大家都必须幸福必须得到好结果那种人,于是从最初就预设了自己得不到好下场才是正确的剧情?”


喻文州当然没有那么贱希望自己失败,但是也不能说黄少天的话没有正确的地方。他人生几乎都顺风顺水并且到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候开始有了莫名其妙的恶趣味想着如果发生了点什么会怎么样,比如天堂有路他不走硬要和千军万马争那一个看起来毫无天赋胜算为零的独木桥,要是他惨淡收场会如何是不是也是另一种有趣的场景。喻文州从小到大喜欢读小说,跌宕起伏人间百态却也发现自己面热心冷永远都惯于看热闹,想不到性格已经烂到连自己的笑话也热衷制造来看看。


“我为人是有点悲观主义,性格也不太好没错,不过真的没有不求上进。”喻文州斟酌了一下给出回复,为了加强说服力还重重点了个头,黄少天估计是没怎么采信,他只得又画蛇添足底气不足,“要不然……没有你觉得的那么不求上进?”


“我在和你谈人生谈理想你最好给我认真严肃一点,否则我和你谈风花雪月你就要晚节不保。”黄少天哼一声转过头去,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在认真。


“好好好,我知道你很认真我以后也会表现得更认真更有上进心更有攻击性更有求胜欲,绝对不会再人间失格蓝雨队员失格。”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喻文州更饶舌更符合外界对黄少天的刻板印象。他没有别人以为的那么少年绅士生人勿进高傲自矜,黄少天也不是有口无心头脑空空的话唠而已,他常常看一些别人想不到他会去看的书和电影,听一些小众到其他人闻所未闻的书,喻文州有时候会觉得他说很多话只是为了掩饰天才的孤傲和寂寞显得更加平易近人。


“文州。”黄少天的声音变得更轻更飘忽,不知是不是太累要睡着,喻文州要很专注才能听到他在叫他,嗯了一声却久久得不到回应,看黄少天把手臂压在眼睛上像是嫌弃光线,只好自作主张把床头灯调到最暗再关了房间其他的灯,跟着是若有似无的一句,“sorry。”


是对训练营时期针对迟到的歉意,是对价值观横加指责的道歉,是对自己突如其来时态的补救,喻文州不知道也不介意,他微微笑了一下,拉开被子舒展身体靠在床头半躺半坐。“借你的PSV玩一下,放心不会重新存档抹掉你的记录。”


进入游戏是很熟悉的SQUARE ENIX风格,最终幻想零式。“你好像特别喜欢SQUARE ENIX还有最终幻想系列?”光是零式都已经看他玩过PS4和PSV两个版本,还有一应俱全看了都会让发行商感动的全系列游戏碟。


“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你不觉得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感吗。”黄少天当然没睡着,却依旧用手臂遮着双眼,“坂口博信以为这是他最后的游戏最终的一个幻想放手一搏,终于挽救了他的职业生涯和一个公司,这种奇迹适合动漫适合游戏,也很适合我们这种吃青春饭有今天没明天的人种啊。”


喻文州不答话,黄少天神来一笔夹枪带棒看似天真无邪实则句句戳心的话总难探知真假,他不想花时间费精神在这上面,这款游戏不是太有趣作为掌机而言,只是此情此景聊胜于无他也做得到聚精会神全然忘我。


“更何况还有蒂法莉诺雅尤娜,怎么可能不喜欢。”黄少天拿着换洗衣服走进浴室前如是说。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