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鳥不識明日香

争取不换ID了

墙头马上遥相顾.7[喻黄]

借用部分原作设定 大面积更改时间线和事件

OOC严重 私设如山

狗血 描写玛丽苏 发展慢

慎入 慎入 慎入

千万别骂作者 谢谢合作




“后来我打麻将都很少有那天那么幸运了,基本上都是输得多。”上帝给你开了一扇门就要关上一扇窗以示公平,喻文州已经相当人生赢家就算剑走偏锋选择了一条看起来离经叛道的路也硬生生条条大路通罗马活成G省十大杰出青年穿上西服就去开一年一度最重要的会议参与国事,外加长得帅性格好各方面拿出来都令人称道十足十一代玛丽苏男主角范本,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硬要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话喻文州有个缺点,他的偏财运一向很烂,不管抽奖彩票还是打牌抓阄统统和他没缘分。


蓝雨的队员在相处一年左右摸清楚了他的这个特点,发现自然离不开黄少天的功劳,发扬光大更是凭借黄少的不遗余力,于是上至蓝雨老板下至几个月换一批的临时工保安都知道了队长喻文州先生打牌抽奖摇骰子真心话大冒险等等等等运气很差,要赌博要赢钱的话一定要找他。


都是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不至于沉迷于赌博,不过就是巧立名目玩点花招找人请客,喻文州也不生气更懒得戳破,次次都好脾气愿赌服输拿了钱包和自诩中国好副队自愿陪跑腿的黄少天出门买宵夜。蓝雨旁边依旧是那么热闹,烧烤肠粉粥品炖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次次满载而归,队员们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黄少天回回煽风点火说喻文州是个高富帅背景深不可测的富二代,这点小钱毛毛雨小意思不吃白不吃。喻文州除了叹着气喊一句少天再叫其他人动筷子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


长此以往也没有人再多做挣扎,一旦想吃宵夜就招呼喻文州打牌,一套流程下来流畅得天经地义。


后来联盟里一度流行聚在一起的时候玩真心话大冒险,一群男生对彼此的真心毫无兴趣,全部改成大冒险,而且内容极度不要脸没下线无节操。蓝雨是从来不让喻文州参与的,黄少天打头阵郑轩他们压后一个个为喻文州找借口,千言万语就是不让他参加。一次两次其他人感慨喻文州管理有方队友对他敬畏有加如此珍惜他保护他,对他安静美男子的形象何如珍宝感天动地,却不知道蓝雨众人是在想如果让喻文州上场次次都是他输,那以后蓝雨的脸还要不要。


这样的喻文州也有过咸鱼翻身金光罩顶的时候,某次过年期间几个人聚在黄少天家打麻将,上半场他一家烤肉三家香输得卖妻卖子卖裤子恨不得自卖自身,被黄少天郑轩还有宋晓合起伙来笑得没有立足之地,吃过饭之后发愤图强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非打牌不胡。


“队长,赌气是不能虎牌的,你不是战术大师吗,怎么连这种小道理都不知道?人家不是说算牌可以赢的吗,你给我算一个看看啊。”黄少天用手托着下巴对喻文州笑得光辉灿烂春意盎然,和他家客厅里面摆着的一大捧桃花交相辉映真真正正的人面桃花相映红。


喻文州要是在意这种程度的挑衅估计在场上场下都被叶修气死了八百次,安安静静摸自己的牌,不是需要的又打出去。“算是能算,但是摸不到又吃不大碰不到,我又什么办法,打牌这种事呢,是要看缘分的。”


“我妈说运气不好的话去上个洗手间可以转运。”郑轩喊了声吃牌,为了答谢队长还大方提供师奶们的玄学。


而巧合的是,喻文州真的在上完洗后见之后开始了大杀四方的征程,并且他信守诺言只胡大牌,清一色碰碰胡大三元大四喜十三幺都给他遇上了,之前输的钱全部赢回来不说还赚了个钵满盆满,原本得意的三个人从谈笑风生到寡言少语再到危机慢慢眉头紧身终于说不出话。


“喻文州,”黄少天对他的称呼一直都多种多样随着他的心情和场合变化,现在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家主黄少天先生板着脸一本正经,“从现在开始,你胡牌之前要举手报备,否则我不会给你钱的。”


喻文州笑得都咳起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反正黄少天说什么他一般都无条件会同意,加上过年也没什么好和他争的,只可惜。“报告少天,我又要胡牌了。”


那天是喻文州麻将人生最巅峰的时刻,等黄少天把几个客人分别送走最后轮到他的时候,还说忘不了被翻盘然后听见连绵不断“报告少天我要胡牌了”的恐惧。“网上都说你是少女杀手玛丽苏之神而且还自带锦鲤效果,果然自带buff,根本就是锦鲤大王。”


喻文州不是碍于自身性格和修养的话就要翻白眼了,他很想摇着黄少天的肩膀问他可不可以不再去看荣耀粉丝论坛,里面恐怖的留言很多啊,火爆得宛如世界大战的掐架就不必说,剩下的主力除了这种类似羞耻PLAY的少女呢喃,还有很多风格狂言辞露骨要上了某某某的宣言,更有不少奇思妙想把这个和那个的互动看出粉红色气泡发展出三生三世相爱相杀虐恋。但是不能说不能这样做,黄少天某种程度和意义上十分叛逆说东非要往西,也就只好顺着他的话说。“是哦,那我作为锦鲤大王,要不要沿着七彩的流水游过来娶你啊?”


恰好是地铁口,黄少天停住脚步哈哈大笑。“是要多大的污染才能有七彩的流水,好啦队长我就不送你进去了,过几天我们家又要去旅行,年后再见啦,我会记得给你带手信的。”G市过年期间尽管是可以在白天穿衬衣穿短裙的天气,晚上也还是会有点凉的,黄少天穿着一件连帽衫就缩了缩身体示意自己冷了要先回去。


这次年后再见面喻文州没有再收到少女心的礼物,只有一张盖着洛克瑞港邮局邮戳的明信片。黄少天挽起衣袖展示给喻文州看,左手肘关节内侧有一条小小的墨色鲤鱼。“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时候看见一家小店忽然就想说做个纹身吧,有条鲤鱼在身上转运求财保平安,接下来的每个赛季蓝雨一定大吉大利见神杀神见佛杀佛所向无敌。”


“你有没有去看伊瓜苏大瀑布?”喻文州对于黄少天的举动不予置评,看那条鱼的笔法,估计还是黄少天本人自己画出来的,确实不知道说什么,干脆转移话题。


黄少天调出手机里的相片给他看,很多张都是宏伟壮观的景色。“世界上最宽的瀑布当然会去看,我还在那边大声喊了一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把我爸妈吓了一跳差点把我推下去。”


喻文州笑着摇头,又觉得确实是黄少天做得出的事情,他不说话继续滑动屏幕看对方的相片。


“可是没什么是可以从头来过的,所以我们比赛要更加加油。”相片里面的黄少天在海边跑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灿烂微笑,然而不知道是被浪扑到还是为什么,脸颊湿湿的好像哭过以后留下的眼泪。



评论

热度(48)